• <option id="swqyy"></option>
  • <li id="swqyy"></li>
  • <s id="swqyy"><noscript id="swqyy"></noscript></s>
  • 您所在位置:以案說法
    “黑礦石”騙局忽悠790萬 時間:2018年12月28日

    日期:2018年第13期  作者:曹小航 呂松乘 來源:方圓

         “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很榮幸與各位歡聚一堂,在過去的一年,河北富云礦業有限公司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我們計劃近期在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掛牌,為上市做好準備?!被叵肫?年前這場春風得意、慷慨激昂的演講,在監獄服刑的何曉華不禁露出一絲苦笑。2017年9月,上海市楊浦區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何曉華有期徒刑5年6個月,罰金人民幣10萬元。何曉華通過簽訂借款合同等方式,許以高息回報,吸收不特定公眾參與投資,共計人民幣790余萬元。而這次入獄是何曉華“二進宮”,何曉華曾因盜竊罪入獄服刑9年,2013年刑滿釋放,沒有想到,幾年后,年近60歲的何曉華再一次觸犯法律,鋃鐺入獄。

    出獄后再思騙局

    2013年5月,因盜竊罪服刑九年的何曉華出獄了。此時的他已經50多歲,沒有一技之長,生活困難。出獄后,何曉華沒有留在江蘇南通老家,而是直接前往山東投靠了在監獄里結識的江蘇同鄉陳瑞祥,陳瑞祥把何曉華介紹到朋友張海君的公司里燒飯做雜務,何曉華倒也知足。

    某天,陳瑞祥向何曉華抱怨錯過了一個發家致富機會。原來,陳瑞祥有個朋友劉建云,在素有“中國黑礦石之鄉”的河北省阜平縣開了一家大理石礦場,近期要出售,曾問過陳瑞祥有無意愿購買。這家礦場已經有15年的開采歷史,生產技術、銷售渠道已經十分成熟。陳瑞祥告訴何曉華,如果能夠收購下來,一定非常賺錢。因為河北省阜平縣就是以黑礦石聞名全國的,其中墨玉花崗巖更是被譽為“中國一號黑”。但是7000多萬元的轉讓資金讓陳瑞祥望而卻步。聽到陳瑞祥的抱怨,何曉華卻眼前一亮,蠢蠢欲動。當天晚上,躺到床上的何曉華翻來覆去睡不著,思索著如何利用這次機會發一筆橫財,讓自己“咸魚翻身”。在輾轉反側之際,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何曉華心中萌生了:“既然我沒有錢,可以集資來買啊,阜平黑礦石聞名全國,一定有人愿意做這個生意?!钡诙煲辉?,何曉華就找到了陳瑞祥,說可以找人一起合作把礦場買下來。陳瑞祥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即便這個礦場他最終沒有股份,但介紹他人購買后自己也會從中撈取一筆介紹費,何樂而不為呢?

    打定主意的何曉華就把此事告訴了張海君以及陳瑞祥的另外一個朋友李偉,三人一拍即合,決定聯手干這件“大生意”,并且把投資人所在地鎖定在上海,因為三人覺得上海那邊最富有,“有錢人多”。

    為了取得投資人的信任,在陳瑞祥的安排下,三人和礦主劉建云見了一面,并向其表示了收購大理石礦的意愿。他們騙劉建云說,資金目前在外流轉,需要過些時日支付轉讓費,但是先期可以先簽訂一份礦產轉讓協議。急于脫手的劉建云看是朋友陳瑞祥介紹的,也就爽快地答應了。三人暗自竊喜,心想:“有了這個轉讓協議,還怕弄不到錢嗎?”為了讓上海投資者相信,他們用何曉華的身份證陸續地注冊了河北富云礦業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分公司,由他作為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并且想方設法搞到了與福建三家不同的石業有限公司簽訂的近三個億的訂銷合同。同時,為了說服投資者,張海君搖身一變成為對富云公司投資900 萬元的香港富商。一切準備就緒,三人奔赴上海開始實施犯罪計劃。

    虛構業績吸引投資者

    “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很榮幸與各位歡聚一堂,在過去的一年,河北富云礦業有限公司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我們計劃近期在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掛牌,為上市做好準備?!?/p>

    西裝革履的何曉華站在富麗堂皇的上海某酒店宴會廳的舞臺中央,向在座的幾百位投資人慷慨激昂地讀著這段由張海君為他精心準備的致辭。何曉華演練了無數次,有些不會讀的字,標注諧音才能讀出,現在已然爛熟于胸。何曉華致辭完畢,會議主持人接著邀請“香港富商”張海君上臺,以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講解富云公司規劃的前景。

    2015年,何曉華和張海君等人以這樣的模式在上海陸續召開了十多場融資會,成功吸引了80余位投資者入股。據本案被害人描述,他們在參加招待會時,聽到何曉華描繪的公司發展前景,大家都深信不疑,因為每一次融資會都在上海知名的星級酒店宴會廳舉辦。會場布置十分恢宏氣派,高檔的紅酒和豐富的餐飲琳瑯滿目。會中放映的宣傳片大氣磅礴,更是聘請專業的電視臺播音員配音,里面還有用航空器俯拍的富云礦產所在地以及產品銷往世界各地的畫面。而且,每次與會者都會收到富云公司準備的精美禮品。財大氣粗的形象展現在投資人面前時,被害人更堅定了投資富云公司的信心,心中都憧憬著宣傳品中提到的“世界發展看亞洲,亞洲發展看中國,中國發展看礦業,礦業資源發展看中國黑礦石,中國黑礦石發展看阜平縣”的美好未來。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據被害人朱某描述,在融資會上曾質疑過何曉華——宣傳材料上的礦場不是你們的吧。當時何曉華并沒有直接回答就匆忙走掉了,但迥異的行為并沒有引起朱某的警惕,他當時也就是懷疑何曉華不太像董事長。直到后來,他發現本錢拿不回來,才意識到上當了。那么,并非財力雄厚的何曉華團伙又是如何設計好這一切,以至于即使有人意識到他并非礦主,但仍然愿意堅持投資的呢?

    用“誠信”樹立口碑

    何曉華團伙的目標群體主要聚焦上海的中老年群體,由于現在存款利息低,很多人就想著做一些回報率高于銀行利率的投資,防止自己的資產貶值,這就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據被害人王某回憶,“我參加富云公司的開業典禮后,業務員經常打電話,他們態度很好,而且反復強調項目回報率很高,我就動了心,他們邀請我到富云寶山區辦公室與他們面談相關投資事宜,我看到辦公場所非常氣派,覺得實力雄厚,不會有資金短缺問題?!睒I務員向王某介紹投資形式是以簽訂項目借款的方式,約定借款期為半年,利息為月息2%,借款方式是先息后本。如果出借資金多于50萬元還可以享受8%的折扣,比如投資50萬元,實際上僅需出資40萬元,這樣相當于少投資10萬元,而且每月還能拿到1萬元的利息。另外再贈送一條蠶絲被,一桶五升食用油,還有一套玉石碗。

    看到回報豐厚,王某就簽約了。簽約后,富云公司還邀請投資者去考察,說這是每個投資人享有的特權,如果不去的話可以將招待費折成現金1600元。富云公司的這一做法以及每月向投資者準時匯付利息的行為,讓投資者進一步堅定了信心,認為自己找到了非??孔V的理財方式。

    事實上,富云公司也是借著這樣的模式樹立了“誠實信任”的口碑。很快,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加入了富云,何曉華他們也就有了龐大的現金流來支撐空殼項目的成本,以維持各種豪華辦公場所的開銷。據統計,富云上海分公司有兩處豪華辦公場所,包括了寶山區長逸路上面積400平方米的辦公室,以及徐匯區文定路上面積800平方米的辦公室,僅每月租金就達8萬余元。而且,在2014年11月底,何曉華還特意組織這些投資者去河北阜平考察“中國黑”大理石礦所在地。這一切的費用都是從投資者的本金中進行支出的。嘗到甜頭,何曉華他們醞釀著擴充更大的騙局。

    首騙得手后考慮擴大“業務”

    看著賬戶里的數字呈幾何倍數的增長,何曉華等人數著錢更加地肆無忌憚。一日,張海君對何曉華說:“上海這邊的業務快要飽和了,我們需要往別的城市拓展。廈門的人也有錢,我們在廈門也成立個點,你還是以董事長的身份出席,其他事情交給我就行了?!焙螘匀A猶豫道:“我們的盤子是不是做得太大了,整不好會出事的?!?張海君勸道:“我們現在不開發新客戶,不堵上之前花費的窟窿那才會出事。而且,現在業務發展得那么好,這對我們來說就是站上了風口浪尖,這輩子還愁沒錢花嗎?”何曉華看著手里的銀行卡,咬一咬牙答應了張海君的要求。

    不久,何曉華等人在福建廈門、湖北武漢等地又成立了富云公司分公司。何曉華按照角色的要求,在盛大的投資會議上,依然一板一眼地向廣大客戶介紹“中國黑”礦石項目的運營前景,以不斷吸收客戶的資金。

    但是,好景不長,因為富云公司并沒有真正的項目,也沒有其他合法的收入來源,漸漸開始入不敷出。那么,從投資者那里吸收到的資金何曉華團伙又是如何安排的呢?其中50%作為團伙中各級成員的提成和獎金下發,20%作為辦公費用,剩下30%支付借款合同中約定的到期利息,因此,沒有任何其他收入的富云公司債務越來越龐大,負債的泡沫也越來越龐大。半年不到,即2015年5月,富云公司就無力支付投資者的利息。

    深陷騙局的被害人王某也發現了沒有收到往常按時匯入的利息,但是他抱有一絲幻想,并沒有及時上門催討,轉眼一個月后,需要返還本金的日子,當天手機銀行依舊沒有短信提示有存款匯入。此時,王某慌了,他來到富云的辦公地點想要討一個說法,原本門庭若市的富云辦公區哪還有一絲人影。后來,陸續趕到的投資者也匯聚到了富云公司門口,但無一例外找不到富云公司辦公人員。群情激奮的投資者們才發現自己上當了,紛紛報案。

    鐵證如山終認罪

    那么到河北阜平考察礦場的真實情況如何呢?據陳瑞祥和劉建云所述,2014年底2015年初何曉華打電話給劉建云,稱要帶一些游客去山里旅游,順便參觀一下礦場。當時,劉建云因生病一直在醫院治療,分身無術,他就讓員工負責接待。何曉華就帶領幾十名投資客“考察”了礦場。避開礦場的工作人員后,何曉華向投資者吹噓道,這個礦場是他和朋友們買下的,正在進行開采。張海君也順勢夸大其詞,稱說他們已經投資了近千萬元,而且派了專員來監督開采礦石,希望大家放心投資,回報率會很高。

    為了讓投資者確信無疑,何曉華當時還向投資客們出示了《礦產項目收購協議書》《黑花崗巖買賣合同協議》等資料。據偵查此案的民警介紹,在簽訂收購協議后,何曉華他們并未支付過劉建云一分錢,而且河北富云公司的注冊地竟然是劉建云的家庭住址,當地稅務部門的完稅記錄上,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繳納稅款的記錄。其實,劉建云的礦產許可證早在2012年就到期,并未申請獲批延續,所謂轉讓也屬違法。而《黑花崗巖買賣合同協議》都是偽造的,謊稱的與基金公司合作掛牌上市,與上海、山東等基金公司進行股權轉讓、資產并購等事實,當然也是謊言。

    到案后,何曉華辯解自己無罪,是被人利用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公司的法人,工商局相關資料上的簽字并不是他簽的。他把身份證和銀行卡都交給張海君管理了。自己每次參加公司招待會,都會從張海君那里得到2000元左右的報酬。而事實上,在何曉華被抓獲的賓館,公安機關從他的手包里查獲了《河北富云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致辭》《河北富云礦業有限公司阜平礦簡介》《黑花崗巖荒料買賣合同》《礦產項目收購協議書》和《發言稿》等50多頁文件。這些文件證明了何曉華不僅以公司董事長身份鼓吹“中國黑”礦產項目的經營情況,還有虛假宣傳該公司將在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成功掛牌等信息。這些文件里,留下了何曉華多次親筆修改的字跡,包括一些錯別字?!逗诨◢弾r荒料買賣合同》需方上面填寫的福建省南安石材公司也都是子虛烏有的,而礦產轉讓協議上,劉建云根本就沒有簽字。至于買賣合同協議書等一系列文本資料究竟是誰起草的不得而知。但是,何曉華在那些文稿里一筆一畫的修改,和他在各種會議上的鼓吹有目共睹,鐵證如山。

    據此,上海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認為,何曉華對其身份證被多次用于公司注冊是明知的,他以董事長的身份在各種會議上進行虛假宣傳也心知肚明,他的銀行卡捆綁在上海分公司POS 機上,收到的錢款都是以公司名義吸引的投資款,至于被轉往何處進行揮霍、挪用,只有他和同伙清楚。2017年6月13日,上海市楊浦區檢察院對此案提起公訴。(文中涉案人物皆為化名)


    手机斗牛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