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swqyy"></option>
  • <li id="swqyy"></li>
  • <s id="swqyy"><noscript id="swqyy"></noscript></s>
  • 您所在位置:以案說法
    兩車相撞 網絡主播相約再撞一次 時間:2017年04月19日

    日期:2017年01月13日 作者:曹小航 游博儒 來源:上海法治報 版面:第B02版 



      網絡主播桑隆開的奔馳商務車與鄭銀代駕的大眾出租車發生碰撞,出租車違規變道應負全責。在收到出租車車主宋懷東墊付的2萬元維修費押金后,桑隆為獲得更多商業理賠,拒絕定損,與車主商議于次日偽造一起相同的交通事故,并持偽造單據向出租車公司索賠維修費共計人民幣47580元。法院一審判處桑隆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4000元。桑隆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經審查,認為事實清楚,定性準確,建議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日前,二審法院采納了檢察機關的建議。 


      因為臨時變道,他撞上了網絡主播的豪車。顧慮到自己是代駕司機,他請求原車主代為認定責任,不想主播不同意,他告訴交警打算自行協商解決問題。最后,他們竟商定再次相撞,企圖獲得更多商業理賠。 


      年近不惑的東北漢子桑隆,案發前是某網絡主播。熱愛足球的他,在全民原創互動直播節目風靡全國的今天,憑借專業的解說和幽默的談吐,在直播平臺上吸引了不少粉絲的關注。 


      憑借敏銳的商業嗅覺,他在眾多粉絲人脈的基礎上又趁熱打鐵,發展和經營著包括線下足球門票的團體銷售等生意,小日子談不上富裕,卻也過得有滋有味。在常人眼里,事業蒸蒸日上的他,應該有大好前程,但他卻在一場偶然的車禍中動了本不該動的貪念,鋃鐺入獄,搭上了自己寶貴的年華。 


      2015年12月28日,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體弱多病的鄭銀焦急地駕駛著出租車緩慢地挪動在車流中,當旁邊第五輛車從身邊經過時,眼瞅著后方來車較遠,他急打方向盤,只聽見一聲刺耳的急剎車,“砰!”變形的車頭和對方奔馳車撞上了。破損的右前輪胎提醒著他,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而違規變道的他,要對這場車禍承擔全責。 


      鄭銀懊惱地下車,向身材魁梧的對方打了招呼,并立即撥打了報警電話。他看到對方豪車右邊輪胎上面接縫有些變形,燈卻沒有壞。所幸這場車禍并未造成人員傷亡,顧慮到自己為代駕司機,沒法進保險報銷,他對奔馳車司機桑隆說:“我沒有攜帶駕駛證,讓同事幫忙送過來吧?!?/p>

      得到對方首肯后,鄭銀給出租車車主宋懷東打電話。很快,交通警察和宋懷東先后來到現場,鄭銀把桑隆拉到馬路旁邊,坦白了自己代駕的事實,希望對方能體諒自己的難處,讓宋懷東頂替駕駛員進行責任認定。 


      不想桑隆當場并不同意,他告訴交通警察他們打算自行協商解決。 


      在交通警察離開后,桑隆提出他開的奔馳商務車是新買的,價值百萬元的豪車維修成本高昂,所以要求鄭銀先支付二萬元維修費押金。鄭銀心中雖對報價有所懷疑,但想到對方提出的只是押金,便于次日墊付。 


      隨后,桑隆和他們商議第二天可以偽造一場相同的交通事故,以期獲得更多的商業理賠。 


      2015年12月29日一早,桑隆和宋懷東如約而至,他們來到嘉定區海藍路、嘉怡路路口,桑隆開的奔馳車和宋懷東的桑塔納轎車又撞了一下,現場呈現的是出租車違規變道,左車車頭撞擊了奔馳車右輪胎的車禍場景。交通警察經勘察后認定,出租車司機宋懷東負全責。宋懷東遂告知桑隆,由他直接跟出租車公司定點投保的保險公司商討理賠事宜。 


      保險公司發現網絡主播提供的單據都是偽造的,而且相關汽車銷售服務公司也不存在維修記錄,維修項目明細和發票均無出處。在不能解釋原委并不愿意退還錢款的情況下,網絡主播以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   


      2016年1月5日,桑隆仍然沒有將車輛進行定損,他攜帶著偽造的機動車估價單、維修項目明細表、增值稅普通發票等理賠材料到汽車4S評估中心換取交通事故認定書。 


      隨后,他在宋懷東的陪同下前往出租車公司遞交理賠材料,該公司未經仔細審核,即通過轉賬的方式先行墊付了車損費用47580元。 


      當出租車公司派人到保險公司進行理賠結賬時,保險公司發現桑隆提供的某保險公司估價單、大連某汽車銷售服務公司維修項目明細表和增值稅普通發票等均系偽造,隨即通知出租車公司。該公司通過電話聯系大連某汽車銷售服務公司等單位,發現并不存在相關車輛維修記錄,維修項目明細表和發票也無出處。 


      出租車公司人員馬上向桑隆討個說法,他謊稱該車輛由朋友代修,詢問后才能知道具體情況。在此后多次聯系中,桑隆總用各種理由進行搪塞,拖延時間。當他最終表示不可能將錢退還時,出租車公司意識到上當受騙,于是報警。 


      派出所接到報案,匯總掌握的偵查線索后,將桑隆列為網上追逃對象,并于同年7月將其抓捕歸案。 


      2016年9月,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對桑隆提起公訴。在庭審中,被告人桑隆對主要犯罪事實不持異議。法院結合所掌握的各項證據,認為被告人桑隆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四千元。 


      網絡主播認為量刑過重不服上訴。二審法院認為,維修費用是主播和代駕人之間的民事糾紛,不影響本案定性。47580元是網絡主播實際到手的贓款,以此量刑并無不當。因而二審法院采納了檢察機關的建議。 


      一審判決后,桑隆認為量刑過重,不服判決提起上訴。他依然狡辯,修車花費了3萬多元,應該把合法合理的損失拿回來。 


      在法庭上,他一再強調,第一次撞車后沒有定損,確實是為肇事者鄭銀著想,第二次偽造現場撞車也沒有真的撞上去,留下的痕跡為第一次事故所留。 


      然而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檢察官經過外查內調,認為已經立案偵查的宋懷東涉嫌詐騙案的共犯,其供述偽造了第二次撞車,并留下了痕跡。兩次車禍都故意沒有定損,等交通警察認定出租車司機全責,以便讓出租車公司賠償進保。 


      即使有材料證明兩次撞車修理費用存在,也不能推翻他們偽造現場和理賠材料,嫁禍于出租車公司進行索賠的事實。何況在2015年10月28日,桑隆和宋懷東、鄭銀已經談妥2萬元預付維修費,多退少補,該筆費用究竟用了多少,一直沒有退回的說法。 


      由于鄭銀不是出租車公司駕駛員,將其發生的交通事故嫁禍給出租車公司就是詐騙。 


      至于桑隆駕駛的奔馳豪車究竟車損多少,維修費用多少,那是他和鄭銀兩個人之間的民事糾紛,不影響本案定性。 


      詐騙保險公司未遂,受害單位是出租車公司,后來桑隆利用偽造的單據和發票等騙取出租車公司事故維修費47580元,是實際到手的贓款。鑒于被告人是初犯,且退回了全部違法所得,亦可酌情從輕處罰。一審法院以詐騙罪對桑隆的定罪量刑并無不當。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承辦人表示,廣大車主必須認識到,車禍發生后,維護自身權益最好的方式就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等法律規定,嚴格履行各項法定的程序,必要時可以通過訴訟途徑解決糾紛。 


      需要強調的是,對事實、成因有爭議的,必須保護好現場,并迅速撥打110報告交通警察; 車輛有保險的,還要及時告知保險公司到場,千萬不要被一時的貪念沖昏頭腦。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偽造的材料難逃事實的檢驗,更難逃法律的嚴懲。而包括出租車公司、保險公司等單位也要擦亮眼睛,接到存疑的理賠材料尤其是發票時,不妨多留個心眼,登錄稅務官網查詢真偽,讓騙子沒有可乘之機,才能更好地保護自身權益。 


     ?。ㄎ闹腥嗣鶠榛?/p>


    手机斗牛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