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swqyy"></option>
  • <li id="swqyy"></li>
  • <s id="swqyy"><noscript id="swqyy"></noscript></s>
  • 您所在位置:以案說法
    左手“代購”騙財 右手填補賭債 時間:2017年04月19日

    日期:2017年02月21日 作者:李歡 周祎 來源:上海法治報 版面:A05


      曾在奢侈品店內工作的何云自稱“有門道”,能以低折扣價格代購奢侈品。其實,何云因沉迷“百家樂”,早已債臺高筑。在微信上聯系好買家,收到貨款后,他將這些錢通通拿去還賭債。何云以此方式,接連騙取兩名被害人購物款8萬余元,一審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罰金8000元,并責令退賠全部違法所得。被告人不服判決提起上訴,經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審查,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建議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日前,二審法院采納了檢察機關的意見。 


      為獲賭資,設局詐人錢財 


      何云,28歲,上海人。大學時,他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一年的學費就要6萬多元,但是何云沒有好好珍惜讀書的時光。他覺得讀大學就是混文憑,自己學的專業也沒什么意思,大學四年漸漸迷上賭博。其間,他借高利貸參與“百家樂”網絡賭博和賭球輸掉幾百萬元,后由其父親和奶奶幫他償還賭債。 


      2011年大學畢業后,何云應聘到奢侈品店做店面布置和導購工作。借此機會,他了解到一些奢侈品進貨渠道,也認識了不少買家,工作之余便開始利用微信做起奢侈品代購的生意。工作的幾年里,何云并沒有戒除賭博惡習,仍舊沉浸其中,平日里用工資、代購收入和家里的補貼填補賭資的窟窿。 


      2015年4月,通過朋友介紹,何云在微信中添加吳帆為好友。吳帆平日里經常會找人代購各種奢侈品。當年10月,何云離職待業在家,為了獲得賭資,他動起歪腦筋……


      當年11月初,何云主動聯系吳帆,詢問他要不要代購奢侈品,正巧此時吳帆有購買需求,何云便讓他將需要代購的貨品照片和型號通過微信方式告知,何云根據吳的要求給出了報價,雙方約定付款一個月后可以交貨。吳帆覺得何云是朋友介紹認識,也知道他曾在奢侈品店工作,做過兩三年微信代購,聊天中他顯得挺專業,交流過程也比較順利,便放松了警惕。11月底,吳帆曾約何云見過一次面,當面商議代購物品和取貨等事宜。 


      其實此時,何云早已將貨款拿去還了賭債,根本沒錢代購,心懷鬼胎的何云想穩住吳帆不讓他起疑心,便留了一張欠條給他,作為履約的保證,讓吳帆不再著急催他。一個月的時間里,吳帆和何云進行了8次交易,共要求代購8雙鞋和1件衣服,并根據何云的要求,陸續將7萬多元代購款轉賬到他的銀行卡。 


      未能交貨,被害人報警 


      2015年12月底,約定的交貨時間已到,何云玩起“人間蒸發”。吳帆給他微信、短信均無回復,撥打電話也無法接通,加之從朋友那里了解到何云在外面喜歡賭博,欠了很多錢,才開始產生了懷疑。2016年1月15日,吳帆幾經周折終于聯系到何云。何云在微信回復中道:“我現在沒錢也無法償還,我已經把你的電話給家里人了,這件事情他們會和你聯系?!眳欠珓t表示這件事情要和他聯系解決。何云回復,“那沒辦法了。你去報警好了,我反正也做好坐牢的打算了?!甭牭胶卧频倪@種態度,吳帆知道自己的錢款已無法要回,便向公安機關報案。 


      此外,根據事后查證,2016年1月,何云也曾如法炮制,通過微信聯系了大學同學許琛,稱自己可以3折的折扣價買到某奢侈品品牌錢包。許琛聽語音確認是同學何云,便不疑有他,找何云訂購了幾個錢包,支付了1萬多元的貨款。到了交貨時間,何云以貨還沒收到等各種理由一再拖延。直至3月份,許琛就再也聯系不到何云了。這1萬多元的貨款又成了何云的賭資。 


      2016年3月28日,公安機關在閔行某網吧內將借用他人身份證上網的何云抓獲。原來,他參與“百家樂”賭博又欠下百萬余元賭債,怕被人追債連到網吧都不敢使用真實身份。經查,何云將騙取的八萬多元都用于償還賭債和日常揮霍。


     ?。ㄎ闹兴嫒宋锞鶠榛?/p>


    手机斗牛游戏下载